馬爾地夫之旅

 (2015年馬爾地夫)

 

 

第一篇:澴宇的大孩子

 

事實上,即使沒有經過這次的訪談,歡爸及歡媽的許多點滴也早在我心中生了根。

澴宇是個很特別的學校,除了老師之外,家長的參與也相當重要。

我想大家都會同意,澴宇因為有了歡爸歡媽,更接近藍天綠地。

澴宇隔週一次的登山課程,花一個下午紮實的到大肚山、大坑步道爬山,

每個月一次的全日戶外活動課程,路騎50公里以上,或是到外縣市攀登2千公尺以上的山岳,

還有澴宇畢業生必經的玉山攻頂,以及家長操練的登山騎車行程,

幕前幕後忙碌的身影,有學校老師及許多家長,

還有不可或缺的操盤手,歡爸歡媽。

 

花東-2

(2012台東長濱海岸)

 

花東自行車

 

 

登百岳、野營、攀岩、樹攀,是時下教室外學習的熱門項目。

藉由體能的訓練,以及面對野外活動的種種突發狀況,培養獨立的生存技巧,以及應變的能力。

但是這些,早已存在歡爸的血液裡,

因為他天生就是與自然山林為伍,天寬地闊的人。

童年時期經常必須獨處的生活,大量的空白及時間,造就了歡爸處理問題的能力。

自己煮飯、自己寫功課、自己照顧自己,還經常滿山行走。

歡爸曾經提起剛認識歡媽的那段時間,雖然他有工作,但仍然有著強烈的「流浪計畫」,

隨時想把自己拋回山林,因為他的童年就是在山林的養分中成長。

於是,他也不斷的把大自然給他的養分,回饋給他的家人,回饋給學校的家長孩子。

 

澴宇自行車~60公里

 

(大肚山稜脈--大肚溪縱騎,騎程60公里)

 

 

歡

 

(歡爸的"前鐵人"時代,參加過四次鐵人三項活動)

 

 

但是,歡爸歡媽帶領孩子的方法真的與眾不同。

他們在乎的比較是孩子在過程中可以戰勝自己原本的限制。

曾經有家長問歡爸想不想參加馬拉松比賽,

歡爸的回應是:「我喜歡跑步我就自己去跑,約朋友去跑,為什麼要付錢給別人讓我跑?」

這是非常典型的「歡爸」,經常在大夜班下班後,還來不及睡覺,

帶著看不出來的些微睡意,以及更明顯是躍躍欲試的心情來帶領澴宇的戶外活動,

只要吃飽了,他就有飽滿的精神。

他已經是公認的鐵人,完全不需要什麼人什麼單位頒給他一張證書,而且還要花錢。

所以,他也不熱衷任合量化的紀錄、不包裝活動,

大家就是踏踏實實、開開心心的去操練身體、探索大自然。

澴宇的孩子也沒有誰先攻頂、誰先騎到目的地的較量,

更多的是享受整個體能活動帶來的挑戰,身體的暢快,意志堅持後的自信。

從小一到小六,每個人都按照自己的進度達成。

 

 

   歡歡家

 

 

 

豐原自行車

 

 

 

記得有一次騎車,我和小一的小容其在後面,

那樣的年齡,是買不到變速自行車的,

在其他家長學長姐配備十足的腳踏車陣中(起碼二十段變速以上),她反而比任何人都累。

我們邊騎邊聊,偶爾她靜默時,我會問她是不是累了想睡覺(也到了她的午睡時間了),

她說是啊,但是從來沒想過停下來。

上次騎車到高美濕地,她終於身高夠了,可以騎學長交接的六段變速車時。

因為不熟悉變速功能,煞車線還卡住,一路上她覺得車子好重好重,但仍不放棄繼續騎。

直到同爸發現,才幫她解了圍。

當她車子不再一直被煞車,還可以使用變速功能時,她覺得超開心。

小容是歡爸的超級粉絲之一,我們其他家長經常被她詢問:「你們今天有看到歡爸嗎?」

 

歡

 

(2012年澴宇學校活動玉山前峰)

 

合歡東峰

(澴宇學校活動合歡東峰)

 

 

沒有人想放棄。跟隨彼此的身影,追逐歡爸的身影,已經是孩子們生活的一部分。

歡爸被納入了孩子秘密王國,是夥伴、也是盟友。

有一次登山途中,歡爸突然不顧一切狂奔起來,

前面的孩子剎那間亂了隊形,不顧一切跟著奮力追趕,

歡爸回頭大笑:「不用跟我啦,我是要去上廁所」。

歡爸以為他走得神不知鬼不覺,殊不知孩子對他如此緊迫盯人。

這件事情是Bruce回家告訴我的,講述的時候還在捧腹大笑,彷彿他說的是一個跟他一樣的大孩子!

 

 聖誕節活動

 

(2013年澴宇聖誕節活動,歡爸大方扮女裝)

 

 

是的,對孩子而言,歡爸就是個大孩子。

他們往他身上又撲又跳,他跑他們跟著跑,

他上樹他們跟著上樹,他吊單槓孩子們也不遲疑,

攀岩時他們也信任著他,更不用說騎單車時再斗的坡。

往往是,跟著「歡爸」就對了。

 

 

花東-1

(2012年澴宇家庭活動三天兩夜,花蓮--台東,258公里)

 

 

台東~墾丁

(2013年澴宇家庭活動三天兩夜,台東--墾丁,190公里)

 

台東~墾丁-1

(2013年南橫一處佛堂短暫停留,天氣濕冷,喝杯熱茶)

 

 

從我認識他們開始,他們就是以歡爸歡媽,而且是所有孩子的歡爸歡媽的姿態出現。

而他們這種考慮事情從不以現實角度出發的思考邏輯,顯然是全面性的。

身為他們的朋友,孩子同學的家長,他們思考的方式也確實給了我許多的啟發與反思。

像是把活動商業化這件事情,以目前歡爸在野外活動的經驗及技能,

以及中部搜救隊隊員這些足以證明專業的身分,身邊的朋友時而勸進(包括我在內)他們夫婦可以把活動稍稍商業化。

我們的心態不外乎是,平常在學校麻煩他們帶著孩子已經很感謝了,

假日的時候如果又要佔用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好意思,而且與其去找坊間的單位,還不如托付他們。

不過,歡爸覺得,他帶孩子做這些事情,是因為他喜歡,

如果商業化,必須承接其他的案子,就會有責任滿足不同家長的心態,他覺得那樣實在太複雜了。

 

  

第二篇:初相識

 

歡

(初相識時,經常是很反差的裝扮)

 

 

他們夫妻倆經常連袂出現,歡媽剛柔並濟,歡爸陽剛中帶著靦腆,

相信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他們眼中仍然擁有彼此。

但是,這樣的他們,在相識之前,是來自非常不同的世界。

歡媽當時是職場的女強人,金融保險業的工作生涯忙碌且追求績效,

她每天身穿套裝,妝容整齊,腳蹬高跟鞋,

以她現在仍然明顯的明麗及融化人心的甜美特質到處穿梭,

從客戶到主管、部屬,都必須打點妥貼,高壓的生活可以想見。

但是歡爸一直是做他自己。

明知道是赴第一次的約會還是腳踩蝴蝶拖(據說是比藍白拖更簡便的拖鞋)去了,

濃密而長的頭髮用髮箍隨意收攏,配上緊身運動上衣,和超短且緊身的短跑褲,

這一身,根本是融合頹廢搖滾、健康運動,以及率性台客風吧。

雖然歡媽不動聲色,以她一貫見過大風大浪的沉穩之姿也算完成了歷史性的約會,

但是接下來要不要繼續真的是考驗歡媽的智慧。

我還想,究竟當初歡媽在和歡爸交往期間的很多內心戲到底歡爸有沒有參與呢?

在我看來,歡爸應該始終很狀況外吧。

他們第一次登山的過程也是一絕,

當時歡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依舊是腳踩高跟鞋就赴約了,

沒想到歡爸竟然是帶她去爬山,後來還是回家換了鞋子才完成登山活動。

 

夫妻樹

 (塔塔加夫妻樹)

 

 

那段時間,歡爸自認為是不婚族,對生活有許多浪漫率性的想法。

他當時經常利用三、五天的時間進行「流浪計畫」,

自己一個人上山,睡車上,享受孤獨。

他還記得第一次是去南橫的啞口山莊,隔天去天池走步道。

第二次去合歡山,車子過合歡山後傾盆大雨,

能見度極低,折返回去後打電話給歡媽說我要回去了。

第二天再帶著歡媽登上合歡山,

一個人的流浪從此變成兩個人的旅行。

 

 

 歡

(王功海灘)

 

 

歡媽回憶當年合歡山還沒有松雪樓,遊客不多,

清境也真的很清靜,非常的美。

美的不僅是他們走過的山,還有他們看過的海。

他們第一次一起騎車是在熱辣辣的八月。

那天歡爸突然打電話說要去王功找歡媽,

歡媽帶著歡爸隨意在巷弄間穿梭,一邊沒有邊際的聊天,就這樣騎了一天。

黃昏時不知不覺來到沙灘,美麗的夕陽引著他們一步一步往更深的海裡走進,

直到突然發現是漲潮,他們急著想退回沙灘。

慌亂間,歡爸抱著歡媽踏浪飛奔。

這浪漫的一幕,

被歡媽後來回憶時突如其來的問題中斷:「歡爸,好奇怪喔,兩個人跑應該會比你抱著我跑還快吧,而且當時我們還不熟耶,你為什麼要抱我啊?」

歡爸又靦腆了:「因為我怕妳褲子被濺濕。」

這答案,在十幾年後的現在揭曉了。

 

91年合歡

 

 

歡媽就是這樣被一點一滴融化的吧!

所以她常開玩笑說歡爸城府很深,智慧很大。

他不會跟人說大道理,但是他會用身心去實踐,影響周遭的人。

雖然初相識時他們顯得南轅北轍,

但是同樣都成長在必須獨自面對許多生活瑣事的家庭背景,

他們有相同的童年回憶,有大把的空白等待時間填滿。

有時候記憶深刻的往往不是很繽紛的時刻,

反而是某些幾乎接近靜止的畫面,

像是某段小說的內容、某個在山間的凝望,安靜的下午,雨滴滴落的聲響。

當時的歡媽,應該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個小女生跟她說:「媽媽,我也喜歡在下雨天安靜的在家看書。」

 

 

第三篇:成為歡爸歡媽之後

 

 

武陵露營

(歡歡幼稚園到武陵農場)

 

 

IMG_0102

(雪霸國家公園)

 

 

看過「南極料理人」這部電影的人,應該對堺雅人所飾演男主角和女兒之間的關係印象深刻。

劇中的男主角是個個性溫和、做事非常到位的海軍廚師。

在家中卻因為長期不在而顯得毫無地位,什麼事都插不上手。

連針對擅長的廚房工作稍為表達意見都會被嗤之以鼻,惹太太生氣。

年屆10歲的女兒對這個爸爸更是經常無視,看電視嫌他佔位置,

說話沒有份量,經常被女兒反駁。

甚至當他要離家去擔任南極科學研究團隊一年廚師的時候,

他離情依依,萬般不願,但家人卻像是無所謂般,照常度日。

但是,即使男主角狀似沒有地位,沒有威嚴,

但是和女兒間那種平行以對,放個屁會被直率嫌惡踢上一腳的關係,卻是非常溫馨自然的。

 

做蛋糕送爸

 

(歡歡想為歡爸做生日蛋糕,跟同媽學會後親手做了一個草莓蛋糕)

 

IMG_0143

(歡爸跟歡歡一起織圍巾)

 

歡爸和歡歡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

歡歡幫歡爸取了許多綽號,

雖然她也會把歡爸當沙發、當靠墊、當坐騎,

但是當其他的孩子蜂擁而上,為著歡爸又叫又跳時,

她其實常常默默的扮演一種旁觀的協助角色,不落痕跡的擔任助理的工作。

歡歡對爸爸,有無須隱藏的任性,也有著無可言喻的信賴。

 

 

水漾森林JPG

(水漾森林)

 

 

歡爸常說他原本不擅長表達,

或許因為如此,他更希望歡歡是個可以在一個不受批判,與父母平行對等的家庭氛圍中長大的孩子。

初次聽到她們父女的對話,我難掩驚訝。

不過,想像如果Bruce長大了,

會在言詞間輕鬆與我相對,甚至揶揄嘲弄,

或許還滿有一種溫馨的趣味,或許只是我被框架限制了。

歡歡對歡爸如此之放,但我也從未看過她對任何事情的分寸掌握失控。

她不是一個多話的女生,

常常覺得她的表情與言語都處在剛剛好的狀態,甚至偏冷,但是表情仍然洩露了小女生的身分。

在許多場合,她通常很快的找到自己的位置,

那個位置並不見得是能見度最高的,但卻是最無可替代的,

沒有人會做、沒有人肯做的工作,她經常默默扛下。

 

究竟是什麼樣的環境造就了一個十歲小女生這樣不張揚,卻能動見觀瞻的能力?

 

 

美國

 

 

 

自我探險

 (兩人獨自去探路的身影)

 

 歡歡家

 (小溪營地自己煮泡麵)

 

歡

(在溪邊洗碗)

 

 歡爸歡媽回憶起有一次帶著歡歡及Tim去小溪營地。

兩個孩子趁著歡爸歡媽去附近散步時,秘密計畫著要獨自出走到另一個目的地。

他們很快的在包包裡準備好了乾糧、哨子、飲水、相機,還寫下了紙條,

為這趟秘密旅行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而他們的心願在歡爸歡媽認可的確計畫周全、準備充分下,也真的成行了。

於是他們兵分兩路,各走各的。

Tim和歡歡還想到沿路做記號,使用相機記錄沿途特點避免迷路。

直到歡爸歡媽回到營地,發現他們早一步回來了,

而且還自己成功拆解連一般大人都不容易學會的登山攻頂用蜘蛛爐,煮了泡麵,怡然自得的享用著。

 

合歡北

 (離開小溪營地,往合歡北峰)

 

 合歡小溪

 (登頂)

 

 

一直以來,歡爸歡媽認為給孩子最重要的教育,就是做為一個人最基本的生存能力。

所以,歡爸把孩子帶往最能啟發我們的大自然,

他對歡歡的期待無需言語,只需要體驗。

 

IMG_0182

(野外求生時,升火烹煮竹筒飯)

 

 

事實上,我對於歡爸歡媽這麼敢把別人的孩子帶往山郊野外這點也很好奇。

雖然家長彼此信任,但是畢竟在一般的觀念裡,

有危險性的活動,還是要有對方的家長在才放心吧,

更何況他們最著名的「野外求生」,根本連帳棚都不搭,

只帶睡袋、米、肉這類簡單的烹調食材。

而且教孩子就地取材,用砍下來的小樹枝生火,用竹林裡的細枝串著食材烤。

自己造臨時廁所,晚上睡覺時只用簡單布幕遮風擋雨。

歡爸歡媽說起某一次的野外求生,他們帶著幾個孩子,出發沒多久就開始下雨,

其中有心思纖細的孩子憂心雨天可能導致的種種危險,

直到確認不可能馬上撤退後,著急得哭了。

但是歡爸不疾不徐解釋他的判斷,以及他對安全同樣的堅持,

最重要的,他不斷重複告訴所有的孩子:「要撤退很容易,但是人生這麼長,我們一定要學會在許多關卡前堅持走下去。」

 

 

那個晚上,為了讓大型動物不敢接近,營火通明。

但是埔里橫屏山上,陰雨綿綿,溼氣漫延,細碎的聲響不斷。

孩子的感官敏銳到極限,即使微小的各類昆蟲跳躍都帶來令人警覺的震動。

有的孩子整夜不願把眼鏡拿下,因為擔心猴子會趁他不注意偷走。

各種擔心懸念讓他們彼此鼓勵,彼此依偎,

野外的黑夜讓他們意識到擁有的彼此多麼珍貴。

疲倦席捲而來,終究他們還是睡著了,

許他們也明白,一旁守夜的歡爸是最值得信賴的帶領者。

 

 

歡爸教課

(中部搜救隊訓練課程擔任教練)

 

 

歡爸認為,獨生女的歡歡也喜歡有同伴能夠分享生活,

所以帶著許多孩子一起到森林山野一直是他們喜愛的模式。

而這些孩子在其中得到的快樂,也給了歡爸歡媽許多回饋。

也因為累積了許多活動經驗,他更想充實自己,鞭策自己走向專業。

去年歡爸報名中部搜救隊的課程,密集受訓,也拿到了教練資格。

擔任教練必須要授課,還要擔任組織團體的領導,

無形中也挑戰了原本不擅長的溝通及表達領域,

這些成長歡歡都參與其中。

今年歡媽也報名了中部搜救隊的課程,

歡爸擔任教練授課時,歡歡在台下看著爸爸,

評論他那堂課他應該很「剉」、這堂課他上得還不錯,樂在其中,

而歡爸也一律虛心接受。

 

 

事實上,中部搜救隊的課程歡歡跟著媽媽去旁聽,甚至演練,

也是因為組織及學員熟識歡家,所以信任也肯定歡歡的能力。

歡歡全程陪伴,讓歡媽很欣慰,

因為訓練課程經常是在野外現場,歡歡動靜皆宜,怡然自得。

 

永安

(歡歡就讀公立學校一年級當選模範生)

 

 

但這樣的歡歡,也曾經在澴宇創校前,就讀過公立小學一年級一整學年。

我第一次看到歡爸歡媽時,就是在那所小學的活動會場上。

當時Bruce是同校小學二年級的說故事代表,正為了參加縣市的校際比賽暖身練習,

歡爸歡媽則是志工隊的演員。

雖然彼此完全不認識,但是歡媽毫不吝惜的表達了對Bruce表現的肯定,

展現出她一貫的溫暖,給他很大的信心。

他們夫妻的熱情也展現在歡歡的同學身上,只要有歡爸出現的場合,全班都是歡笑連連。

雖然常常因為如此搞得秩序大亂,但是老師仍然經常委以歡爸重任,請歡爸協助班上活動安排。

而歡歡在班上也很能自得其樂,雖然她經常覺得學校的課程有點無聊,但她有她神遊的方式。

 

 

雖然也能融入體制內的小學,

歡爸仍然覺得,課本之外,學習似乎應該有更多其他的部分。

他記得歡歡小時候,在蒙特梭利體系的幼稚園,曾經進行一個成長記錄的報告。

她必須要自己蒐集祖譜,不懂的地方打電話給阿嬤,問到的答案要自己記錄。

那樣一個蒐集資料、實際訪談,然後整理的過程,

孩子即使小,其實都能夠充滿熱情的去做。

歡爸始終記得那樣的學習過程所帶來的豐富,所以他問了歡歡,一起決定到創校的澴宇就讀。

 

歡

(樹攀)

 

我想起去年澴宇的運動會在歡歡及Bruce原本就讀的公立小學,借用操場舉行。

雖然只是一個不滿三十人的運動會,但是熱鬧非凡,火力全開。

中午休息時間,大家仍不見疲憊,歡爸帶著孩子們在操場邊的榕樹上進行簡單的樹攀。

看著孩子放著膽,但是謹慎的運用身體及工具,與樹木貼合的攀爬著,心中升起異樣的感受。

在一向是爬樹為違反校規的學校,

如果這時候其他不是澴宇的孩子看到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是學著學校的老師大聲指責不可以爬樹,還是羨慕的想跟著一起爬?

 

 

一花一草一木,原本應該是引領我們認識世界的美好存在,

但是為了秩序、為了管理,往往犧牲了孩子親近的機會。

樹攀利用適當的工具,承載的重量也經過考量,

在不傷害樹木的前提下,人們可以貼近樹木枝幹、綠葉花朵。

歡爸歡媽告訴我,當爬到樹的高處,

會有一種前所未有的開闊,也會對大自然對這棵樹的孕育充滿感恩。

同樣的校園,同樣的樹木,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畫面。

 

 

經歷過不同體制的教育,歡家並沒有絕對的評論,

只是不同的選擇,可以讓歡歡有更多面向的學習及視野。

像是攀岩,也是他們最近經常進行的活動之一。

攀岩最需要克服的是恐懼,

對高度的恐懼,對於不熟悉的身體姿勢力量運用的沒有把握。

還有,必須要有思考及判斷整個路徑及落點的冷靜。

這些,都是最後讓人迷上攀岩的原因,

一旦克服,絕對有通透武功秘技的暢快!

但這一切的起點,用意竟然原本是希望歡歡能夠剪指甲。

歡歡之前開始想把指甲留長,覺得那樣比較有型,

歡爸勸說無效,於是就想到讓她去攀岩。

剛開始攀岩,歡歡還是不肯把指甲剪短,

直到為了挑戰最難的攀岩路徑,非把指甲剪短不可,她才願意。

歡爸在這時才揭曉謎底,這方面,歡媽常開玩笑說歡爸的成府很深,很會對歡歡用軟功。

 

 

像這樣轉個彎,繞個圈,讓歡歡進入歡爸柔情的網裡,慢慢改變的故事很多,

每一個布局,都有做為一個父親濃濃的愛與期許。

 

 

歡爸寧願歡歡可以在她面前完全做自己,不需要敬畏,也不需要隱藏。

所以她們之間經常有許多甚至令人側目的對話,非常平行。

 

戶外

(澴宇的戶外活動)

 

 

事實上,不只是歡歡,澴宇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和歡爸平行對話。

因為歡爸認為,孩子們敢放膽跟他說話,

甚至在活動中把他當做對手,想辦法解決問題,打敗他,其實是另一種讓他們團結的方法。

有時候孩子放得太多,說話逾越界線時,歡爸覺得那也是一種很好的學習。

包括他自己淡然處之的態度,都在以身作則讓孩子了解,

承受言語的傷害並不必然那麼絕對,都是可以化解,可以自信以對的。

最經典的「歡爸造句法」在孩子間流傳:「像我這樣又聰明又帥氣的○○,一定會..........」

這個句型,讓有的孩子不偏食,

有的孩子放下了某些執念,有的孩子充滿自信,創造屬於自己的人生座右銘。

 

 

因為自覺不擅言語,所以歡爸選擇直接身體力行,讓讓孩子自己體會。

所以很多事情,他們並不曾刻意說教,歡爸歡媽在意的是用自身的感受引導歡歡表達及感受。

 

 

對歡媽來說,順著孩子的腳步去引導,一直是他們夫妻的共識。

她覺得跟歡歡在一起,現在反而是歡歡照顧她比較多,

他們一家人的相處很舒服,各安其位。

有時候夫妻相約出去運動,歡歡只想待在家,他

們也放手讓她安靜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雖然有時候生活是不見得有交集,可是家人間那種可以相互理解的感覺很好。

 

 

 

第四篇:未來地圖

 

 

大峽谷

(2013年美國大峽谷騎馬)

 

歡爸歡媽對於生活、教育的每個面像都是非常契合的,所以每個人都說他們是今生註定。

他們都是心性至純的人,

歡爸一向不顧世俗眼光,走自己的路。

歡媽願意對他全然的信賴,可以因為信賴而包容對方,讓對方做自己。

也因為如使,他們的生命一向豐富而精采。

當我問他們還有什麼事情是未來想要做的,

他們的回答讓我驚艷:「我們現在就是在做未來想做的事情!」

趁著還年輕,他們不想錯過任何可以體驗人生的機會,

如果總是把想做的事情延到所謂的退休後,或是什麼階段以後,那麼就可能永遠錯過了。

  

 

細數他們的足跡,他們真的沒有虧待過他們的夢想。

峇里島、日本北海道、東京、泰國、澳門、

德國、中國張家界、美國、加拿大、馬爾地夫。

他們自助旅行在世界各地,還攀登其他國家的山岳,共同的最愛是德國。

 

張家界

 (張家界)

 

楚格峰山

(楚格峰第一天)

 

楚格峰山屋

(楚格峰山屋)

 

 

楚格峰

 (楚格峰登頂)

 

歡爸印象最深刻的是德國的楚格峰,

第二天要登頂的路上,途經原本要留宿的山屋,

但因為太早到尚未營業,所以只好先把背包放在山屋外面。

往楚格峰頂攀登沿途,都是靄靄的白雪,還有漫步的綿羊,

他們時而玩雪,時而為羊駐足,

再加上最後一段登頂的碎石坡攀爬不易,天色漸暗,天氣逐漸寒冷,

一直到最後一班纜車的時間逼近,

他們匆匆買到的纜車票直達山下,錯過了山屋。

第三天歡爸只好獨自搭纜車登頂,再下到山屋拿背包。

這段經歷讓歡歡至今歷歷在目,

歡爸陰錯陽差,短短三天爬楚格峰兩次,

歡歡為酷愛登山的歡爸下了一個經典的評論,就是"你賺到了!"

 

 

加拿大夏令營

(加拿大夏令營)

 

美國死亡谷

(美國大峽谷,同爸、同、歡歡)

 

 

另外,歡爸也很喜歡加拿大葛勞斯山大峽谷。

那次是幾個家庭一起到加拿大,孩子星期一到五的白天參加暑期夏令營,大人則到處遊歷。

那一個月的週間,

歡爸每天拿著一張幾個家庭集資買的月票一張,

帶著兩個同媽準備的超大飯糰及兩壺水,身負探路的責任,準備孩子們週末的戶外活動行程。

英文普通,且沒有帶半毛錢的歡爸,

就這樣帶著地圖,到處探索。

「我那時候覺得自己超酷的」!

去了許多地方,白石鎮,

還有需要轉搭四種交通工具才能到的維多利亞島都讓他印象深刻。

飯糰吃完了、水喝完了,歡爸就知道該回去了。孩子們週末就循著歡爸的足跡,把周邊的景點山林逛個過癮。

 

 

對歡媽來說,自助旅行就像是一場未知的冒險。

她記得在德國曾經因為坐錯車,到了一個無人車站

,但他們三個人也很自在,各自欣賞風景、看書,

一直等到車站有人才問到正確資訊,順利離開前往目的地。

 

父女倒立

(德國慕尼黑一處公園,可以盡情消磨一個下午)

 

加拿大zipline

(加拿大鄉間Zipline)

 

 

我想著,人生的風景,孤單有時,做伴有時。

歡家的相伴,總是那麼契合美好,

他們各自做著自己,又能維持最深的默契。

無論是他們夫妻間,或是歡爸歡媽對歡歡的教育,一切都是順性而為,水到渠成。

存在主義之父,丹麥哲學家齊克果終其一生追求的「成為如其所是的自我」,在歡家,演繹了生活的實踐。

 

 

by Irene

 

 

 

 

 

 

 

 

創作者介紹

Harmony

harmony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